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Contact
深圳市航众广告有限公司
TEL 86 0755 88350800
TEL 86 0755 88351009
FAX 86 0755 83584426
ADD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
区泰然四路210栋西座8G
HOME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NEWS  SEARCH

新闻标题   发布时间
甘孜州德格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2014-05-22

                                    甘孜州德格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日前,深港媒体团一行来到甘孜州德格,在康巴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德格县文旅广体局局长杨胜带领下参观了德格印经院。

杨局长向深港媒体团介绍,德格印经院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雪山下的宝库”的盛名,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始建于1729年,总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建筑占地面积近3,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000余平方米,坐落在德格县城(更庆镇)文化街,1996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他表示,我们要响应州委,州政府“发展美丽生态和谐幸福新甘孜”、“发展全域旅游”的号召,利用好国家对基层文化的扶持政策,借助成熟的旅游宣传平台,宣传德格旅游,发展德格旅游,继续做好我县旅游发展工作。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康巴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德格县文旅广体局局长杨胜 摄影/戴颉

德格,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德格--一个过去时和现在时的交错地,而今川藏公路北线从这里穿城而过,现代的气息开始融入这座古城。很少地方可以与这个城市的特色相媲美。在这海拔3240米的高原上,阳光特别灿烂,当地人仍然习惯将牛粪糊在墙上做成牛粪饼,以备烧火;同时他们也已经学会了涌向电信局,拨打那台卫星长途电话,戴硕大金戒指的手指爱昵地缠绕电话绳,迷恋地听着外地亲友的声音。远处据说是格萨尔时期建的麦宿古碉遗址抬首可见,喇嘛坐在街头化缘,喃喃的念经声和沿街商家飘出的港台歌曲汇合在一起。有的当地姑娘已逐一解开了结着绿松石的小辫,长发披垂在肩上,不知是不是新用“飘柔”沐发?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也许,德格古城早已习惯融汇,因为这是所有藏区中唯一几处各种佛教流派和平共处、同驻一地的地方。正是德格印经院无教派之分,兼收并蓄各派经典,它才成为远近闻名的宗教圣地。 顺着缓坡的文化街蜿蜒上行,慢慢地走着。街道不宽,灰白的水泥路面泛着隐约的光点。两旁是挨挤的店铺,卖藏服、哈达、藏银、酥油、青稞酒。。。年代久远,逼仄昏暗。藏人工匠敲打银饰的声音从幽暗的铺子里传出,不紧不慢,错落有致。

阳光斜斜地照射下来,光亮与阴影交错迷离,时间从光影里穿过,缓缓流淌。

“不知名”的万里墨香——德格印经院

在这块土地上有那么一个院落,始终用最古老的工艺,印刷着藏传佛教的典籍,记录着藏区283年来的文化。德格印经院就好比孔庙之于曲阜,故宫之于北京,只要印经院里的印版保存完好,德格的地位便无可置疑。德格印经院的魅力就在于它一直延续着古老的印刷技术,从经版的制作、传统纸张的使用,到手工的印刷流程,都让你觉得时间仿佛在这座院落里停滞。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德格印经院 摄影/戴颉

印经院的门前,从外表看,它如此的朴实无华,与所走过的藏区大多数金碧辉煌的寺庙无法相比。然不是寺庙,但是在印经院墙外,仍有许多藏民在沿着围墙转经门廊前,两尊白色的石狮子威武挺立,红色的柱子上金龙缠绕,祥云缭绕,线条流畅,栩栩如生。两扇深红的大门紧闭,铜门环上系满了白色、黄色的哈达。门楣四周,密密匝匝地刻绘着着各色藏式图案。由于岁月的侵蚀,色彩暗淡剥落,暗藏了那许多的沧桑流年。院落屋顶正中,安放着铜制鎏金法轮,两只金色的孔雀一左一右相对而立,在柔和的余晖里熠熠生辉。五色风马在清冽的晚风里呼啦啦飘着...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深港媒体团在参观德格印经院 摄影/戴颉

佛教是智慧的宗教,而德格印经院是整个藏传佛教和藏族文化的聚集之地,所以人们相信,前来印经院朝拜一次,今生的修行功德就会成倍增长,来世也必定能够获得智慧的解脱。据说围着印经院绕满一千一百一十一圈就可算修行圆满,因此不管是开馆还是闭馆都有无数虔诚的民众在印经院的四墙下转经。三五成群的藏族百姓口念经咒,步行绕印经院转经祈福。虔诚的信徒还在五体投地,磕着长头转经时,已有人骑着摩托绕行印经院了。这种转经方式,速度快,效率高,真是时代不同了,古老的敬佛祈福方式也在悄悄地发生变革……

德格印经院是一个十分神圣而又十分朴素的地方。夏日的灿烂阳光从湛蓝的天空中倾撒下来,一踏进印经院的大门,一股混合着酥油和墨香的浓郁气息便迎面扑来。这是一种古老建筑与古老经卷混合而成的奇特气息。穿过印经院门厅,里边的院子并不宽大,举头看去,由周遭连为一体的三层藏式碉楼建筑围成的长方形院落,象是一个深深的天井,盛满了明晃晃的阳光。

走进印经院,刹那间就会被一种古老的历史气氛所打动。这里的色彩,正如一位藏族作家用的词:绛红色的。德格印经院的帷幕正是这样的色彩拉开。这座集寺院与民居风格于一体的建筑,从粘土墙壁、木楼梯到木头门扇,到印刷用的朱砂,再到小院木槽里洗版子的水,都在绛红色的浓淡里变化,那是历史传给藏族文化的颜色。靠北的廊庑下,一行老人正全神贯注地用力刷洗着鲜红的条形木板。木板泡在他们身前石匣的红色液体里,也不知那液体本就是红色的还是被那红色木板染红的。这就是经版吧?走到近前,看清了那木板上雕刻的藏文,字体清秀端庄又别有一种妩媚飘逸,仿佛是一个个精灵跳跃着想要告诉你她们神秘的故事。果然是经版。这里不是印刷坊吗?缘何没有丝毫噪音,甚至光线都很黯淡?这座土木结构的建筑物里,密密麻麻存放着涂抹了油脂的木板,火灾是最大的威胁。为保护这个全国重点文物单位,印经院里至今没有引入电线,没装一只灯泡,工人们要在半开放空间里工作,借助天光寻找印经版。这导致在寒冷的冬季无法工作,每年的印刷时间限制在4月底至9月。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德格工人在印刷经卷 摄影/戴颉

沿着窄窄的、陡陡的木楼梯走上二层。登上二楼,右手一扇木门半开,门后黝黑莫测,蕴藏着巨大的秘密—藏经库。一排排高达房顶的木架铺展开去,望不到头,上面都密密匝匝摆放着经版,每块经版都散发着浓郁的酥油香。向往已久的智慧之海如此不经意间展显眼前,一时如梦似幻,仿佛误打误撞中进入了时空隧道,来到了一个沉静深邃的世界。置身收藏如此浩瀚的藏版库,穿行其间,还能嗅出蛰伏在这个巨大的藏版库的藏族历史飘出的一缕缕油墨的芳香。这里是一个时间概念最浓亦是最淡的地方。触摸这些经版,有点恍然若梦的感觉,好象在触摸多年前的历史一样,让人感到敬畏。数百年以来,不知有多少双手触摸过这些经版和画版,并注入了他们的智慧、思想和情感。

步入二楼深处的台阶。天井漏下的光线斜照进来,一些人分为几组,两两对坐,一人在长33公分宽6公分的木板上刷墨,另一人将同等尺寸的白纸铺在上面,滚刷碾过一遍,印有藏传佛教经文的纸张就被揭下来晾在一边,接着是第二张、第三张……清风拂过这间半开放式、略显幽暗的印刷坊,工人在身体的前仰后合中快速操作,却没有丝毫嘈杂,偶尔会有人哼起民谣,其他人跟着唱,轻声说笑。他们身旁叠放着经版和棕黄色的长条状纸张,是在印刷经卷。真的亲眼见到称为活化石的德格印刷术了!蹑手蹑脚地轻轻走过去,蹲下来,那绵延了几百年的技艺就在眼前一一呈现。283年来每天发生在德格印经院的这一幕,今天,一切照旧。这情景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不管未来如何,它都会在光阴荏苒中留下那亘古不变的印记。漫步在印经院里,你总会产生奇妙的错觉,大门对院落内外的阻隔,仿佛就是对时空的分割。因为即使在印刷设备如此发达的今天,现在的德格人仍旧像他们的先辈那样,采用最传统的方式印刷:两两一组,并排而坐,其中一个人负责在印版上刷抹石墨、朱砂,另一个人则把纸附上,用力地进行拓印。每当工作到高潮时,大家会赤膊上阵,哼吟着康藏的小曲。此刻,我们会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德格,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印经院。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action-data="http%3A%2F%2Fzgsc.china.com.cn%2Fupload%2F2014-04-28%2F213823953167968_7.jpg" action-type="show-slide"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正在工作的德格老工人  摄影/戴颉

至今还在使用这种原始印刷技术的地方,的确屈指可数。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印经院受到了无上的推崇,它能以完整的、不断运转的系统,持续滋养着藏地的僧民。据说在整个藏区,德格版的经书是最珍贵的,几乎所有的寺庙都会以收藏这里的经书为荣。在今天的印经院里,你就时常能看到前来“请经”的藏民。很多风尘仆仆从别的地方赶来的信徒围着德格印经院转经朝拜,或进入院里对那些印版顶礼,或买上一些经书带回自己的寺庙和家里。他们的身上散发着令人羡慕的宁和、超然以及幸福满足。在这座采用自然采光、通风等传统技术,似乎有些幽暗的印经院内,没有人抱怨光线不足所带来的不便利,相反,厚重的文化沉淀及积极的文化保护意识让到访的每一位游客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安详与静谧。

印经院内部彩绘非常绚丽,各个角度都非常夺目。最后攀上了印经院的屋顶。一个金色的世界跃入眼帘。屋顶平坦,由混合了酥油的粘土夯成,呈乳黄色,在阳光的烤炙下有些腻软。漫步其上,仿佛看到铺筑这屋顶时“打阿嘎”的妇女们协调的舞步,听到她们悠扬的唱和。阳光明丽,远山美色斑斓,天空一碧如洗,偶尔袅娜而来的几朵白云让天空显得更近更蓝。清凉的风习习扑上面颊,心底随之升起几许通达,几许疏阔,几许圆满。其实站在高处俯瞰,你会发现整座德格城的布局都是围绕印经院而展开的,如果没有印经院的存在,或许也就没有金沙江畔的这座小城。透过印经院的天井和一扇扇敞开的窗子,一声不响地射在那些活跃了几百年的数量达三十万块多的木刻经版上。

  一个可以洗涤灵魂的地方"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 medium none; list-style: none; display: block;"/>

图为清政府曾赐予德格土司一对镏金的孔雀 摄影/戴颉

在这里的时光是凝固的,因为从造纸到颜料的制作,到印刷到装订,全部遵循几百年来的传统做法,没有机器,没有工业化大生产,只有手工,每到程序坚持用手工,每一本经书都在工匠们的双手缓慢而虔诚地出品,带着对佛的恭敬带着来世的美好祝福。在今天,一切高速发展追求快速反应的社会,这里显得弥足珍贵。据介绍,当年,为了表彰印经院的贡献,清政府曾赐予德格土司一对镏金的孔雀。今天,它们仍然矗立在屋顶,俯视着那些到来的朝圣者...(记者戴颉 通讯员 黄立 陈岳 张莉)

上一则 到新闻清单 下一则

Copyright©2013版权所有:航众传媒 / 媒体资源整合推广中心           0755—88350800  88351009     粤ICP备12037403号-1       
   http://www.hangkongcm.com/         www,yttxh.com              深圳媒体联盟优势资源   网络支持:红橙高端网